《左手的掌纹》 余光中


归途中,我们把落日抛向右手,向南疾驰。橙红色弥留在平原上,转眼即将消灭。天空蓝得很虚幻,不久便可以写上星座的神话了。我们似乎高速梦游于一个不知名的世纪;而来自东方的我,更与一切时空的背景脱了节,如一缕游丝,完全不着边际。

But the rain is full of ghosts tonight.


——Edna St. Vincent Millay

我们今天要读莎士比亚的一首挽歌Fear No More。翻开诗选,第五十三页,这是莎士比亚晚年的作品Cymbeline里面摘出来的一首挽歌。你们读过Cymbeline吗?据说丁尼生临终之前读的一卷书,就是Cymbeline。这首诗咏...

孩子们的诗/太可爱了吧!


原谅
铁头 | 八岁

春天来了我去小溪边砸冰
把春天砸得头破血流直淌眼泪
到了花开的时候
它就把那些事儿忘了
真正原谅了我

我画的树太漂亮了
茗芝 | 八岁

我画的树太漂亮了
接下来画的鸟画的云
画的池塘和花朵
都配不上它

眼睛
陈科全 | 八岁

我的眼睛很大很大
装得下高山装得下大海
装得下蓝天装得下整个世界
我的眼睛很小很小
有时遇到心事
就连两行泪也装不下

回到地面
朵朵 | 五岁

要是笑过了头
你就会飞到天上去
要想回到地面
你必须做一件伤心事

风儿是个冒失鬼
梁潆心 | 九岁
风儿是个冒失鬼
它跌跌撞撞后脚还没离开树林
前脚就迈进了果园
沾了满身的果香、花香
扑通它掉进湖里了
湖水高兴极了
它闻到了从来没有闻过的味道...

我将在星空下窒息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《我们都有妄想症》

路灯下我的影子相互追赶,可笑至极。

《根鸟》曹文轩

2018.2.27—3.1

1.“他的心一直在疼着。他在喊卖时,眼中一直汪着泪水。当那些人围着白马,七嘴八舌地议论它或与他商谈价钱时,他对他们的话都听得心不在焉。他只是用手不住的抚摸着长长的马脸,在心中对他的马说:“我学坏了。我要卖掉你了我是这个世界上最没良心的人……”
马很乖巧,不时地伸出软乎乎、温乎乎的舌头舔着他的手背。”

/就只抄了这一段。因为有的段落是全篇读下来才觉得心里一震,没有那种一眼看来就很惊艳的表达。但是看着的时候心还是揪着的,所以没想到只花了不到三天的时间,我也想知道根鸟最后有没有找到那个长满百合花的峡谷和紫烟。甚至自己想了好多结局,在写白马的那几次我都觉得紫烟其实就是一直...

《霍乱时期的爱情》马尔克斯

1.“而后漂过一具只有几岁的女童的尸体,她那美杜莎般的头发在船尾的航迹中上下漂浮。他永远都不会知道,因为根本没人知道,他们到底是霍乱还是战争的牺牲品,但那令人恶心的强烈气味污染了他心中对费尔明娜·达萨的思念。向来如此:每一件事,无论好坏,都与她有着一定关联。”

2.“她没有责怪他的任何不忠。事实上,她感到释然,因为她确信丈夫如今比任何时候都更完全地属于自己,他已躺在那个钉了十二枚三英寸钉的棺材里,埋在地下两米深的地方。“我很幸福,”她说,“因为只有现在我才十分肯定地知道,他不在家时到底在哪儿”。”

3.“在大教堂的主祭台前,在一台由三位主教共同主持的弥撒中,在圣三主日早上十...

黑镜第三季第一集

Nosedive
急转直下

/严重剧透

1.开篇的感觉很清新阿,所有人都相处的很愉快。裸眼AR的设定也是splendid,两人见面之后就可以互相打分。每个人头上都有像游戏level一样的均分显示。

2.手机上有无数的好友动态,大多是来自“高阶人士”的(均分4.5+/女主lacie好像从来都是打5颗星。(或许这就是她分数还不错的原因?/想要自己高分就得虚伪地给别人打高。

3.眼睛锁定誰就可以随时调取相关信息,这样子下来大家都是“熟人”,见了面不怕没话讲,都可以有的没的聊上两句。不过这种社交动态是没有权限限制的,无论你对面的是谁他都可以去了解你,只要他想。

4.lacie可能是因为那个黑人...

黑镜第二季第四集(圣诞特辑

White Christmas
白色圣诞节

/严重剧透

1.Matt通过Link Eye指导Harry泡妞,以后发现那个妞可能是患了什么心理疾病,把Harry和自己给灌死了。之前想过要是能透过另一个人的眼睛看看她周围的一切多好,自己还搞不懂我看别人眼里的世界的时候我自己在干什么?万一有棵树我撞上去怎么办?后来想要呆在房间里哪都不能去以确保安全。现在才知道直接通过电脑屏幕不就行了科科蠢死。

2.以后发现这个Matt不是一般人,能将人的意识植入一个小装置里,也就形成了另一个“我”,这个“我”来为真实的我服务。因为自己的意识最清楚自己需要什么。“我”很痛苦,而我什么都感觉不到。想想对自己的意识有...

黑镜第二季第三集

The Waldo Moment
沃尔多一刻

/严重剧透

1.一个虚拟的卡通形象能够登上政坛成为候选人,其实也没有什么不可思议?记得之前有一句话说“没有政治态度,也是一种态度”,有些选民对候选人知之甚少,投票也是看心情,以片面的个人感受定位政客的形象。Waldo的肆无忌惮,它的戏谑和尖刻或许就是那些不愿意触碰政治的人的心声。

2.因为它是waldo所以它不用顾忌什么,它可以按照自己的意向畅所欲言,调侃甚至讽刺那些政客。这种对政客的虚伪言辞的直言不讳吸引了大众的眼球,男主已经塑造成功了waldo,哪怕后来他意识到自己成为傀儡以后也无力改变事实。

3.waldo一句“朝他扔鞋子”真的有人毫不...

© 十八万分之一🗿 | Powered by LOFTER